当前位置:首页>克东国防
中国国防教育发展历程
时间:2019-09-01 来源:

 

国防教育的实践与理论,在中国历史上可谓源远流长,它是随着国家和国防的产生而产生的。实行有效的国防,必须调动和增强广大民众尤其是战争参与者积极支持战争的自觉性,借以保障战争的胜利,于是国防教育也就应运而生了。  

 

中国早期国防教育

国防教育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之一,是中华民族最珍贵的精神财富。早在中国古代,思想家们对国防教育的功能和作用便有了初步认识。孔子说,“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成矣”。他认为对民众进行军事训练可以提高他们的军事技能。孟子说“善教得民心”,强调教育能够激发人民的爱国精神,有助于统一人们的思想。 

在我国历史上,虽然一些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对国防教育的地位和作用认识较早,但由于各个不同历史时期的国防及国防意识,是与当时统治阶级对国防的主张相适应的。中国古代把“国防”解释为“礼义之防”,历代封建“朝廷”大都实行“重内轻外”的国防政策,军事手段主要用来镇压人民的反抗,维护皇权的统治,国防意识只是局限在小的圈子里。“重文轻武”的文化和心理传统,不利于国防意识的形成;长期以农业经济为主的社会,表现为爱恋土地而缺乏拓荒探险精神,国防意识主要表现在对生态环境的捍卫与守护上;我国东、南有大海环抱,西、北有高山大漠阻隔.半封闭的大陆环境.客观上缺乏树立国防意识的条件。因此,我国古代——自缺乏对国防教育内容、特点和规律的系统研究,也一直没有制定较为完善的制度,更没有把国防教育上升为“国策”的层面来对待。所谓的国防意识,很大程度上表现为对故土的爱恋和对丰衣足食的生活的追求与捍卫。很多人就无视外界的威胁,甚至置外界威胁于不顾,有意无意地去粉饰太平,缺乏忧患意识和进取精神。  

当然,在近代中国的统治者中也有一些例外,比如前清时期的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那是清朝的“盛世”时期,社会安定,很少有战争发生。针对这种和平环境,统治者在大力加强武备建设的同时,还注重对臣民进行国防观念的教育,一再强调兵可百年不用,但不可一日无备,即便是在天下太平之时,国家的武备也不可一日松懈。面对西方资本主义势力的步步进逼,康熙等人在思想上有一定的警惕,他在晚年曾指出: “海外如西洋等国,千百年后,中国恐受其累……国家承平日久,务须安不忘危。”乾隆也说:“我国家承平日久,海疆宁谧,中外习为固然。然从而防患于未形,未雨绸缨,古人所云。”晚年乾隆,以其一生的经验,教育臣民不管国家如何强大,也决不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  

进入近代,孙中山先生发动和领导了辛亥革命,推翻了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从孙中山先生开始,国防教育的功能得到较为系统的开发,国防教育的作用表现得越来越广泛和重大。 

在筹划国家建设时,孙中山1921年在他所著的《建国方略》的续篇《国家建设》中首次提出了“国防教育”这一概念。《建国方略》由四部著作组成,即孙文学说——行易知难、实业计划、民权初步和十年国防计划等。在“国防计划”中,作者共拟定了62项计划纲目,第15项为“发展国防教育计划”。孙中山不仅从总体上强调国防教育,而且还具体地关注国防人才的培养和训练,将国防人才区分为国防基本人才和国防物质工程技术入才。孙中山还提出在全国的中学、大学中普及军事教育,以适应战时扩大兵源的需要。  

虽然孙中山先生的“国防计划”和“发展国防教育”的宏愿虽未实现,但就其在中国第一次提出“国防教育”的科学命题并将其纳入国防计划而言,是孙中山先生对国家和民族的一个重要贡献,在国防教育发展史上为我们留下了一笔珍贵的思想资料。  

 

革命战争时期国防教育的成功实践

在现代中国历史上,毛泽东及其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丰富和发展了国防教育的理论,创立和实行了国防教育的法制,推动和促进了国防教育的发展,在中国国防教育史上谱写了不朽的篇章。  

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进行的一场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伴随这场抗战而进行的国防教育,则是—场伟大的国民基本教育。抗日战争的胜利,是100多年来中国人民反对外敌入侵所取得的第一次完全胜利。这一胜利的取得,是与中国共产党高举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促进国共合作,积极倡导和大力实施国防教育,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分不开的。   

为了动员亿万民众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毛泽东十分重视国防教育,并把它提到十分重要的位置。1937年5月3日,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一文中提出:“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教育上的国防准备,都是救亡抗战的必需条件,都是不可一刻延缓的。” (《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版,第256页,1991年6月)同年7月23日,也就是“卢沟桥事变”发生后的第16天,毛泽东又发表了《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一文,共列举了八条抗战的办法,“国防教育”是其中之一,提出:“根本改革过去的教育方针和教育制度。不急之务和不合理的办法,一概废弃。”(《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2版,第348页,1991年6月)1938年5月26日至6月3日,毛泽东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发表题为《论持久战》的著名演说,又将:“厉行国防教育”和改革军队制度、改革政治制度、发展民众运动等作为重大问题加以强调,并主张认真去做。毛泽东的这些思想和主张,得到了中共中央、八路军、新四军的赞同。毛泽东关于国防教育的一系列论述,丰富和发展了国防教育的理论,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国防教育实践提供了强大的思想武器和科学的理论指南。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国防教育,不仅有一整套的方针、政策,而且有一定的法律、制度以保证国防教育的贯彻实施。1938年11月6日通过的《中共中央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政治决议案》明确规定:“实行国防教育政策,使教育为民族自卫战争服务。”1939年1月。颁布的《陕甘宁边区抗战时期施政纲领》,更进一步用法律的形式规定了教育方针,把中国共产党的教育政策变为陕甘宁边区政府教育法令的具体实践,对教育目的、教育对象、教育内容、教育方法等教育基本要素作出规定和要求,这实际上也就是一种教育制度。  

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国防教育在陕甘宁边区和各抗日民主根据地如火如荼地蓬勃发展。在全国各解放区,构成儿童教育、民众教育、干部教育三位一体的国防教育结构体系。其中,干部教育是国防教育的重点。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陕北公学、鲁迅艺术学院等,成为实施干部教育、培养抗战人才的重要基地。陕北公学不仅设置了国防教育系,而且成立了国防教育研究会。与此同时,各学校还认真总结自己所创造和积累的丰富的国防教育经验,使之概括、提炼和升华为正确理论,以指导实践。各地普遍开展的国防教育,极大地唤起了亿万民众的杀敌爱国热情,到处涌现出“母亲教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的动人场面,抗日军民用大刀、土枪和血肉之躯筑起中华民族的新长城。  

相比之下,在国民党统治区,国防教育却没有开展起来。早在抗日战争爆发前,鉴于日本帝国主义不断加紧对华的侵略和由此造成的严重威胁,全国一些地区特别是文化知识界,已经呼吁和研讨国防教育问题。“卢沟桥事变”后,蒋介石曾在庐山召集各界代表举行座谈会,讨论对日政策。国防教育也一度成为会议的热门话题。但是,由于受蒋氏反共、绥靖立场的影响,在国民党统治区,国防教育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实施。  

抗日战争时期,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陕甘宁边区和各抗日民主根据地,是抗日战争时期全国实施国防教育的模范,在中国国防史上写下了不朽的篇章。   

 

新中国国防教育的理论与实践

新中国的成立,揭开了全民国防教育新篇章。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立了自己的国防,强调要对人民群众进行经常性国防教育,国防教育被列为各级党组织、人民政府和军队的一项重要任务。广大人民群众在党的领导下,发扬爱国主义精神,积极支持和参加国防建设,国防和国防观念都有了较大的加强和提高。  

开展保家卫国的全民国防教育。建国初期,国民党政府逃到台湾,在大陆仍有国民党残余势力;以美国为首的反华势力不甘心失败,对中国实行包围和封锁,发动朝鲜战争进逼中国东北门户,妄图以武力扼杀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后来,前苏联也加入反华大合唱,在经济上卡我们的脖子,军事亡,在中国和前苏联边境陈兵百万,并发动侵略珍宝岛和新疆边境地区的军事冲突。在国家安全和利益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党中央十分重视对全民进行国防教育。毛泽东多次发表讲话和文章,提出要在全国人民中深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国防教育,指出:“第一,我们不要战争;第二,如果有人来侵略我们,我们就予以坚决回击。我们对共产党员和全国人民就是这样进行教育的。”他告诫全党和全国人民不可丧失警惕,并发出“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的号召。  

1951年9月,朝鲜战争的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中国共产党一面肃清国民党残余势力,一面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进行抗美援朝。同时加紧组建海军和空军,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和援助被压迫民族为主要内容的广泛深入的国防教育。通过召开声讨大会,制定《爱国公约》等国防教育活动,重点进行了“仇视、蔑视、鄙视”美帝国主义的“三视”教育,批判“祟美、媚美、恐美”的思想,使国防教育开展得生动实际,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战斗力,激发了人民群众建设祖国和保卫祖国的热忱。1955年1月4日,《人民日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发表了《向人民群众经常进行国防教育》的社论,对国防教育的目的、意义、要求和方法进行了全面、深刻的论述,提出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为主要内容的国防教育。1958年5月7日,党中央发布了《关于经常向人民群众进行军事宣传的指示》,要求“各级党委宣传部门,军队各级政治机关,应把军事宣传当作一项经常工作”。  

开展全国战备形势教育。20世纪六七十年代,根据反对美国霸权主义形势的需要,我们党领导人民又广泛深入地进行了全国性的战备形势教育,普遍进行了以捍卫祖国尊严和领土完整为基本内容的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大大增强了人民群众的国防观念。这一时期的国防教育有以下两个明显的特点:一是教育对象的全民性。新中国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人民的国防人民办。党和政府不仅在武装力量中深入开展国防教育,而且对全体干部和广大群众也积极进行国防教育,在教育对象上具有全方位的覆盖性。二是教育内容上的临战性。由于建国以后中国一直处于帝国主义、鞘权主义的封锁、包围,新中国时时面临着强敌人侵的威胁。因此,国防建设的指导思想是立足于早打、大打、打核战争,以主要精力“深挖洞、广积粮”,战备工作压倒一切,实行“全民皆兵”。中央适应战备形势的需要,在全民国防教育中,重点开展以“提高警惕,准备打仗”为基本内容的形势战备教育,对于增强国防观念收到了阶段性的效果。通过全民国防教育,极大地增强全体公民的战备观念,提高了为保卫人民政权、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而奋斗的觉悟和能力,发挥了强大的威慑作用,形成了以军队为主干、民兵为基础,军民结合的钢铁般的国防屏障,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民主政权,粉碎了各种反华势力对我国边境的蚕食和骚扰,成功地保卫了国家领土、领海、领空,提高了中华民族的国际地位和威望。  

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末期,我国对和平时期如何加强国防教育认识不足,探索不够,国防教育处于阵发性、权宜性的状态。人们对国防的理解,往往是狭义的,习惯于把国防与军队、国防观念与战备观念等同起来,把国家受到的威胁,仅仅看作来自军事方面的威胁,缺乏从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全局上理解国防实质的自觉性。  

把国防教育作为保证国家长治久安的战略性措施。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世界局势的缓和,对我国安全利益构成威胁的因素减轻,世界大战在较长一个时期打不起来,邓小平同志和中共中央及时地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国防建设的指导思想也转到了和平时期的轨道上。但是,由于长期的和平环境,加之对国防建设指导思想实行战略性转变缺乏全面理解,一些人的和平麻痹思想有所滋长。随之出现了征兵难、优抚难、民兵预备役工作不落实、当兵不习武等问题。  

针对国防建设指导思想实行战略性转变后出现的这些新情况、新问题,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把国防教育作为一项保证国家长治久安的战略性措施,要求全党、全国、全军认真抓紧抓好。邓小平指出, “现在国际局势并不太平,我们必须巩固国防”,并多次强调,要加强对公民特别是青少年的国防教育,从而为新时期国防教育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1981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在批转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关于调整民兵组织问题的报告》中号召:“各级党委、政府和各级军区,要经常对人民群众进行热爱祖国、保卫祖国的教育。”全国各地随之掀起了支边参战和拥军优属的热潮,国防教育由此在各省、市、自治区蓬勃地开展起来。

1985年7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关于尊重、爱护军队,积极支持军队改革和建设的通知》中指出:“要向人民群众进行生动实际的国防教育,增强国防观念。”随后,国家教委、总参谋部、总政治部联合制定了《高等学校学生军事训练大纲》,对新一代青年进行国防教育提出了有效措施。  

1987年,在党的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上,国防教育再一次成为“热门话题”,“加强国防教育,提高国防观念”被写进党的工作报告。党中央及时向全国人民发出“加强国防教育,增强人民的国防观念”的号召。全国各地相继成立了国防教育组织,开展了:国防教育活动,进行了国防教育理论研讨,使国防教育的人员、时间、场地、经费逐步得到落实,多层次、多形式、多渠道的全民国防教育蓬勃开展起来。

版权信息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技术支持 : 黑龙江新媒体集团
克东县人民政府主办 电子政务办承办 地址 : 中国黑龙江省克东县 黑ICP备05005603号-1 黑公网安备案23023002230234
网站标识码:2302300003 本站建议使用IE8以上浏览器 分辨率1440*900